总的来说,我们采取的这些措施考虑了不同行业、不同市场、不同企业的特点,没有搞“一刀切”,把握了力度和节奏。中央讲得很明确,首先是要“稳定大局”,第二是要“统筹协调”。稳定大局就是不能出系统性风险,统筹协调就是各部门要加强协调配合,避免负面效果的叠加。第三是要“精准拆弹”。大家都看过一些电影,这需要很细致、很小心,这是考校我们水平的。目前我们总体判断没有出现大的问题,所以风险是可控的。陈鑫

2月25日,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称,“根据我们调查看,新增票据融资基本都是企业正常资金周转需要,都是有商品交易为背景,但不排除个别出于赚利差而进行套利。银行通过同业票据买卖进行套利是个别现象,但我们也在加强检查,如果发现这些资金完全出于逃避监管、完全套利、没有流向实体经济,将采取严格处罚。”